投中網
搜索
公眾號矩陣
  • 超越J曲線

  • 燃點新消費

  • 氫元子

  • 象三一

  • CV智識

  • PropTech研習社

  • 東四十條資本

  • 投中網

登錄 | 注冊
投中網  >  資本市場  >  正文

你的公司能活幾個月?請讓吳海們說出真相

麗爾摩斯   |   孟靜
2020-02-14 08:12:56

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讓醫院成了戰場,所有的人都在關注疫情發展。但是,切莫忘記醫院之外還有另外一個戰場,那就是中國經濟恢復發展的戰場,在停工停產的當下,很多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,已經在生死線上掙扎。

前桔子酒店創始人、魅KTV董事長吳海的文章《哎,我只是個做中小微企業的》刷屏了。

因為,他說出了2000多萬小微企業主和6000多萬個體工商戶想說而不敢說的話。

前不久,一個說真話的醫生離開我們,成了2020年我們心中最深刻的一道傷痕。真心希望這樣的傷痕永遠不再有。

吳海的文章都是大白話,大實話,生動體現了在疫情時期,一個民營企業家的強烈求生欲。在當下萬眾一心抗疫的語境中,他的文章似乎有點不合時宜。但是,在生死面前一切都會失去意義,公司也一樣,假如你的公司已經到了瀕臨破產邊緣,說句真話又如何呢。

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讓醫院成了戰場,所有的人都在關注疫情發展。但是,切莫忘記醫院之外還有另外一個戰場,那就是中國經濟恢復發展的戰場,在停工停產的當下,很多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,已經在生死線上掙扎。

吳海在文中說,他的公司撐不過兩個月。你的公司能撐幾個月?請更多吳海們說出真相,這樣才有希望讓決策層看到民之所呼,從而出臺更加實際、更有針對性、更有力度的措施。

這個戰場我們決不能忽略,唯其如此,才有可能扭轉被動局面,甚至化危為機。

第一個問題:疫情之下,中小企業是否有權向政府請求減稅降負?

從法理上說,我認為可以。

我曾是一個創業者,也是個法律人。簽訂合同時,總會有一條“不可抗力”的附加情況作為兜底。疫情便屬于完完全全的“不可抗力”。企業可以適用該條款對合同進行調整,從而為自己在困境中爭取此微生存空間。

企業和政府之間也存在契約關系,這種契約就體現在公司的稅費上。當今年疫情發生時,整個社會幾近停擺,很多企業面臨著停工停產的“不可抗力”。在這種情況下,中小微企業向政府請求減稅降負,不僅有充分的合理性,也是政府必須重視的事情。

在我國,活躍著2000多萬小微企業,此外還有6000多萬個體工商戶,這些小微企業占了市場主體的90%以上,貢獻了全國80%的就業、70%左右的專利發明權、60%以上的GDP和50%以上的稅收。

這個群體龐大而且底子薄,但他們承擔著巨大的社會責任——全國80%的就業、60%以上的GDP和50%以上的稅收。一旦疫情對這個群體造成巨大影響,對中國經濟恢復和發展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。

第二個問題:什么樣的政策,能真正幫助中小企業呢?

疫情爆發以來,不少政府針對疫情出臺了一些 “維穩促發展”的政策,但在梳理完各地出臺的“維穩促發展”政策后,作為一名曾經的中小企業主,我和吳海的觀點基本一致,認為這些政策的實質性幫扶意義不大。

各地出臺的政策中,主要包括緩交社保、中小微企業貸款、國有物業減免租金等幾項。

基于“不可抗力”,目前各大銀行紛紛表態,做出了讓步,不斷貸、不抽貸、不壓貸,減免逾期利息等,分擔了部分風險。但是,受疫情影響最為嚴重的中小企業,他們并不是銀行的主力客戶,甚至并不是銀行的客戶。因此,這一點對中小企業的幫扶作用有限。

而每個企業都免不了打交道的正是政府,因為要繳稅、繳社保。對疫情時期中小企業的扶植,真正的重點應該體現在稅收優惠和社保政策上。

目前各地出臺促發展政策中,關于社保都只是緩繳,不是不交。事實上,緩繳到底能不能落實也存在問號,因為大多數企業與銀行、社保簽署的三方協議,都是直接劃扣社保費用。

關于社保政策,吳海在文章中做了重點分析,他說“社保是壓死企業的秤砣,而不是稻草。”他舉例,一個人8000的工資,公司要交的社保和公積金高達4000,疫情之下員工的工資可以商量,但是這4000的社保和公積金就是硬性支出了,哪怕公司完全無法營業。而2003年非典,他的公司能熬過來,并沒有受到了什么支援,主要是因為沒有社保。

對于這一點,我深有同感。我認為作為稅收關系、社保關系的一方,中小企業應當可以適用“公平原則”,請求政府對稅收、社保進行調整,請求政府在特殊時期降低稅負、降低社保。

作為一個曾經的中小企業主,我相信以下六項政策對中小企業的雪中送炭:

1、全面減免各項稅費

建議對受疫情影響重大的批發零售、住宿餐飲、物流運輸、文化旅游等行業,視行業相應減免特定期間增值稅、城市維護建設稅、教育費附加和企業/個人所得稅;特定期間減免征房產稅、城鎮土地使用稅和城市房地產稅。

這次疫情對商業、酒店等產業造成重創,減免征房產稅、城鎮土地使用稅和城市房地產稅,會非常有針對性的減輕它們的負擔。

我也看到了不少人呼吁對所有的企業進行稅費減免,我相信出發點肯定都是好的,但是在非常時期,國家未必能承受如此大幅度減稅帶來的財政壓力,反而可執行度不高。但是首先對遭受重創的行業進行稅費減免,十分必要而且迫切,希望各地政府都拿出解決問題的誠意,上下一心共度時艱。

2、適度下調社會保險中“養老”保險、“醫療”保險的負擔。

社保的確是企業目前最大的壓力和風險。吳海建議對那些被強制停業企業,疫情宣布結束前免收社保。

對這一點我有一點不同意見,如果全部免收社保,對員工來說不太公平,在實際操作上也會有問題。我覺得比較有可操作性的做法,是適度下調社會保險中“養老”保險、“醫療”保險的負擔,取一個企業和政府都能接受的中間值。

在社保的構成中,最大頭的是——養老保險(單位繳納20%,個人繳納8%)+醫療保險(單位繳納8%,個人繳納2%),失業保險(單位繳納2%,個人繳納1%)、工傷保險(單位繳納0.8%)、生育保險(單位繳納1%)相對來說都比較小。

但目前各地出臺的政策中,繳付基數依然是上一年度的員工平均工資,沒有任何松動。目前最慷慨的蘇州、浙江政府,除了緩繳,也頂多是返還上一年度部分失業保險。這對企業的人力支出,杯水車薪。

政府一直在號召,企業和員工自主商量疫情時期的工資。在此期間,是否可以實際工資而不是上年度平均公司交社保?或者對社保做大幅度減免,比如減免50%?

3、取消住房公積金制度。

這不是我的一個人的想法,而是很多做企業的人內心的呼喚。但一般情況下沒有人說這個事,或者說了也沒有人聽。今天前政府經濟型官員黃奇帆也撰文呼吁為企業紓困,說到了住房公積金這件事。

他在文中寫到“住房公積金制度是1990年代初從新加坡學來的,現在我國房地產早已市場化,商業銀行已成為提供房貸的主體,住房公積金存在的意義已經不大,將之取消可為企業和職工直接降低12%的成本。”

4、幫助企業盡快復工。

作為一個大國,停工一天不僅對企業造成嚴重傷害,對政府也一樣。但是目前開工的風險很大,而防護物資奇缺,以致于出現下面的照片:

如何幫助企業盡快復工減少損失,同時又保障勞動者的安全,這需要政府和全社會高度重視、統籌安排。

5、要通過財政補助、貼息等方式,支持企業在疫情時期額外增加的支出,比如一些企業不得不轉線上經營的費用、視頻會議支出等。

6、出口補貼:出口外貿型企業受此次疫情影響,建議給予補貼扶持。

如果能出臺、落實這些政策,這才是政府的實干,而不是姿態。

三、再小的夢想也值得被尊重

我支持吳海的發聲。

因為一個健康的社會,不能只有一種聲音。

因為一份契約,不能只有一方絕對的服從。

中國夢是每一個中國人的夢,也是每一個中國中小企業的夢。

吳總的聲音是應當被聽到、被關注。沒有中小企業的中國夢,何談中華民族的中國夢呢?

追夢的路上,再小的夢想都值得被尊重,再微弱的聲音都應當被聆聽。

希望2020年的夢,都能實現。

如果你是千千萬萬吳海中的一個,可以留言:1、復工遇到了什么樣的困難;2、你希望政府出臺什么樣的幫扶政策。


網站編輯: 冉一方

0

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,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投中網,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,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。

發表評論

 / 200

全部評論

—— 沒有更多評論了 ——
—— 沒有更多評論了 ——
歡迎投稿
  • 投中網
  • CVS投中數據
  1. 創新經濟的
    智識、洞見和未來

  2. 投資人都在用的
    數據專家

返回頂部
天津快乐十分开奖查询